欢迎访问恩施市总工会网!

曹显:傍水而居的小溪人

时间:2018-01-30来源:访问量:0

 市总工会   

小溪是一条溪流,也是一块自然恬静的土地。反映上世纪80年代中国农民真善美的电影《大花》剧组在全国很多地方寻找外景拍摄地,最终选定了小溪,让人对小溪油然而生神往之情。

一个雨季,我走进了盛家坝乡的小溪胡家大院。我居住的小溪人家,位于小溪的中心位置——中坝。白天,坐拥着小溪的绝尘山水,欣赏绕溪而居的人家清一色的吊脚楼,犹如身居仙境。入夜,我枕着小溪的潺潺水声酣然入梦,久居闹市的心得到了难以言喻的慰藉。

小溪水岸环合,南竹、红豆杉、玉针松、红山茶、鸽子树、水麻柳傍水而生,水岸像纵横蜿蜒的长蛇阵,日夜守护着小溪这块福地。五颜六色的花或果,把夏日的小溪装点得绚丽而多姿。下大雨小溪涨水时,有披着蓑衣、拿着渔篓、抡锤击石打岩巴鱼的顽童和大人。溪中弯弯曲曲排开的跳墩石,迎送着小溪人来来往往的脚步,涨水了,这些充当桥梁的石头却是宠辱不惊,人们只需挽起裤腿就能走过河去。在这自然的山水间,小溪朴实的农人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无人问津,却怡然自乐。直到2007年,这里发生了一场大火,才煮沸了这块养在深闺的山水,这世外桃源般的农居从此吸引了世人的目光。

夏日黄昏的小溪是最美的,溪边洗衣的村姑,溪中摸鱼的小孩,趟水过河的农人和黄牛,那倒映在水中的山、树、吊脚楼被涂上了一层胭脂,夏风徐徐……小溪自近百米高的穿洞流出,经鹿池塘、瀑布群、牛鼻孔、鱼泉群……流经上、中、下三坝,可谓一步一景,景幽泉澈,向西流经唐崖河汇入乌江,一路轻歌漫语。溪水藏于地下,含而不露,喷涌而下则飞瀑流泉,闲则丁冬作乐,满则奔腾豪壮,汇成独特的滩涂,不变的是无论晴瘦雨丰,它总是那样清澈、明净。

落户小溪中坝的胡氏人家,300多年前来自湖南芷江,繁衍至今已有百余户人家,胡姓占了小溪总人口的90%。是湖广填四川的无奈让他们远离故乡,却寻得另一片更美的山水。传说胡氏祖先——明末清初秀才胡永连聚族小溪拓荒垦耕之前,这里尚无人烟,小溪迂回曲折像一条白龙困住了中坝三个乌龟形的小山堡,风水先生认定这是块风水宝地。于是胡永连在这里修建了朝门。朝门面向小溪,石条门槛现仍保存完整,门槛外十多步光滑的石梯,拾级而上进入朝门,四合天井全由青石铺就,二进就到了院坝和正中神龛下,至今都是胡氏家族集体活动的场所。所有民居由院子依山傍水向两边延展,每隔一二里路就有一个大院子,三五栋吊脚楼掩映在竹木林中,在小溪的两岸逐步形成了上、中、下三坝,每坝有二十三户人家。300多年来,胡家大院共培养出两位秀才和现今的4名大学生、研究生。朝门挑坊上栩栩如生的木鱼向人们讲述着300多年的历史。史料记载,小溪曾是施黔要道,曾经的川湖盐道现已隐没在乱石荒草中。渔猎和农耕生活练就了小溪人的筋骨,也颐养出小溪“天人合一”的思想。

胡家大院有两块沧桑古朴的方形掷子石,一个140公斤,一个160公斤。传说胡家族人习文也习武,今天的胡家后人们时不时还把玩这石头。我亲眼见到一位70多岁的老人双手提起160公斤的那块石头,我却无法撼动分毫。据说,民国时期,臭名昭著的土匪头子曹六子在这一带横行霸道,烧杀抢掠,但从不敢在胡家大院胡作非为。不但如此,胡家族人还去邻村帮忙剿灭了这帮“棒佬二”。掷子石成了胡氏家族威慑力的象征。这里的人虽说勤劳尚武,但乱世不欺辱外族,新中国成立以来几无鸡鸣狗盗之徒、杀人越货之事。

小溪胡氏没有养狗的习惯,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,一派祥和文明之风,是300多年来一直沿袭下来的遗风。他们把湖南侗家的农耕传统传至小溪,年复一年,重复着农耕、炊烟的恬静日子。

这片桃源乐土产良茶和优质稻,也出了不少闻名远近的能工巧匠,他们把侗族特色民间绝艺代代相传。我认识的木匠胡光富已是小溪第十二代传人,今年48岁。他参与和经手建造的木楼有30余栋。这里木楼的风格有“一”字形、钥匙头、撮箕口、四合天井式的走马转角楼,大多是整体连片的,檐对檐、背挨背,搭滴水、共堂屋,颇有山中小集镇和谐不急躁的味道。尤其外檐挑坊铆接处有别于土家族吊脚楼的“亮柱子”,像一个吊着的南瓜,小溪人叫它“亮瓜”,楼梯也不建在室内,而是建在屋外走廊的两边或中间,体现出木楼工艺的精湛和依山就势、聚族共居、共享空间的哲学理念。耕读为本、忠孝传家是这里的传统,让人倍感亲切。小溪80岁高龄的老人有20多位,大多数还能下地劳作,子女们不让他们下地,但老人们已习惯了劳作,这是他们唯一的生存生活方式。听老人们说,小溪人依山就势修建吊脚楼,先造几间正屋,待生儿育女、添人进口后,再修厢房,“吊脚”成楼,免去了砌地基的麻烦,又节省了土地和空间。

我试图在这里寻觅山歌民谣,人们却都不情愿放开歌喉,找到一位能唱很多山歌的老人,他说这里都是大男细女的,他张不开嘴。他们只能在出得大院或独自放牧溪边时,才小声偷唱几句,生怕惊动了小溪的鱼儿、树木。那些带着野性、煽情、原汁原味的歌儿是他们在劳动和生活中的创造,这也正像小溪的个性,真实而美善,憨厚而实在。行走于小溪的古民居中,可见奇花异草、怪柳奇石、小桥流水、参天古柏。大院中有明清古墓但无任何碑刻,一打听才知这里埋葬的是胡氏先人。小溪自古在男方迎娶新娘时,新娘要自己带被子到婆家,老人作古了也不信巫鬼,不请人坐夜。小溪的基因和密码,岂能在我们到来的一两天内解读清楚呢?

离开小溪,恍然如梦,那撩人心扉的淡泊梦境,总是引你驻足其间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背 佬